鱷魚校長

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5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板橋的查某』___文/林芳斐

 

6/28音樂會後的週日晚,在從楊梅回台北的車上,芳怡與我將陳瑞清老師特地為爸爸音樂會錄製的CD「林東瀛校長紀念音樂專輯」撥放來聽。 其中有一首麗園女聲合唱團唱的「板橋的查某」,讓人聽了微爾一笑。 歌詞大致是:

「板橋的查某是水又笑,咱們回家賣某來去給她招 ()

聽完後,我對芳怡說:「這陳瑞清老師分明是「衝」著媽媽來的嘛!」。 事後,我還打電話給媽媽,向她「控訴老師的「惡行惡狀」。 媽媽立即好心的為老師辯護說:「沒有啦! 沒有啦! 這條歌很早就有了!」。 我心想,很早? 到底有多早? 是早在爸爸唸師範學校時? 爸爸是否是聽了這條歌後,才「自願」受派到江翠國小任教? 但仔細回想,以爸爸一輩子「鐵齒」,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極度的「慎終追遠」,要他入贅的可能性應是極低的,這只要用膝蓋想想就知道的啦! 看來,我是錯怪陳瑞清老師!

不過,話雖如此,但據媽的描述,確實是有一段這樣的過程。

當年,爸爸與師範「墾荒」四大金剛王文諒同學參加畢業旅行,遊至台東時,據說確實有當地的女子天天為爸爸捧洗腳水。 那時他們倆還開玩笑的說:「咱們到台東給他們招贅應該是挺不錯的吧!」。

媽描述後,感嘆的說若爸爸當時到台東給人招贅,也許早年就不須那麼辛苦。 當時我聽到這話時,幾乎很想「氣憤」的對媽說:「您這是不是頭殼壞掉了?」。 我這話忍住沒說,倒是說了:「若不是您們倆人愛得心甘情願,今天會有我們這三名子女,會有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嗎? 一切應該是姻緣天注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