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校長
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539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回應蘇震泰校長___文/林芳斐




蘇校長,

您好! 我知道這麼稱呼您絕不為過,因為前些天媽媽告訴我,新學期開始您將在台北市的松山國小擔任校長。 蘇校長,記住,您也是校長了! 您達到爸爸對您的期望,您當知道爸爸會多麼以您為傲! 爸爸始終認為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須要一些激發,才有動力幫他開展他的潛能。 爸爸一輩子自信過人,他始終堅信對人他不會看錯了人,對事、對物,他不會看走了眼。 他不願見人才被埋沒,因為他相信每個人都是一塊待開採、待雕琢的璞玉。 蘇校長,爸爸雖然會繼續護佑著您,但您也必須繼續努力,因為爸爸還繼續在看著您,畢竟這只是您踏入校長生涯的第一步。

這幾天,我想了又想,想了再想,這些日子我對爸爸所作的所有的祈求,不管是有理的,或是無理的,爸爸都「有求必應」的回應我所有的要求,這還包括6/28音樂會的前夕與音樂會當天上午我二次對爸爸說:「爸,我知道這些日子每天下午都會下陣雨,如果您無法保證給我一個完整的晴天,但至少可讓來參加音樂會的人們都入座後,再開始下雨。 畢竟有可能因為參加的人多,修德的體育活動中心或許不夠冷,若那時再下一場陣雨,降降溫也是可以的啦!」。 「爸,還有,您是不是可以讓參加音樂會的人數破千!」。 爸爸確實聽到我的要求,也讓我們如願。

爸爸有許許許多多的寶貝,不管是自家的,還是外來的,他對這些寶貝們表達愛與關心的方式也不盡相同。 但我每次都很「臭美」、很「自私」的「對號入座」說爸爸最聽我的話。 那是因為他知道我特別會擔心,他不希望我擔心,他要我即使他不在我身旁,也要我活的好好的!

我曾說過,在我生命中最難割捨的莫過於親情。 前些日子,我對媽說我如何能嫁得了? 有一對父母就夠我擔心的,若我結了婚,我還有老公,我還有公婆要擔心。 若我生了小孩,我還有子女要擔心,那我日子還過得下去嗎? 與老公處不來,婚姻不滿意,也許我只須上法院,簽個字辦離婚,我盡可想辦法避開他,「你走你的陽關路,我過我的獨木橋」! 但子女是一輩子的牽連,我沒有勇氣承擔這些憂心與責任,我選擇當婚姻的逃兵,因為那相較之下是容易的多。 但媽卻輕輕回答我說:「為母則強」。

我告訴媽媽,爸爸很貼心,因為媽為爸守了50年,為他擔憂了50年。 爸爸希望留下一些歲月,讓她除去這層憂心,讓她能真正過著屬於她自己的生活。 我也不希望爸爸走後,媽媽為我們子女家人們勇敢而辛苦的ㄍㄧㄥ著。 但有誰能告訴我,像爸爸這樣的一個人,需要多少時間我們才能開始漸漸地淡忘他

工作不如意,生活不順心,從未讓我掉過一滴淚。 但一丁點的親情或不捨,卻足以觸動我的心弦,讓我的淚腺像扭開的水龍頭,哭的像「歌仔戲的小苦旦」。

與爸在一起的日子是「Full of Surprises」,是驚喜、是驚奇、是驚訝、是驚嚇、是驚險,因為爸爸從不甘願只做一個「平淡無奇」的人物。 對爸爸的這些Surprises,我們家人是滿心全然的接受,不論是以喜悅、感恩、讚嘆、擔憂或不捨的心緒來對待,因為我們始終都愛他。 我無法預知未來我如何來回看這段時期所寫下的字句,但我肯定的是,我們愛他的心永遠都不變,不管他在那兒!

祝福您及家人!

 

芳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