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4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給S的回信___文/林芳斐





Dear Fang-fei:
 
Thanks so much for sharing the memoir with me.  I laughed at times and cried at times.  It made me feel closer to your dad who I have never carried on a conversation.  There are still little images about you and your father popping in my head.  I really envy the experiences that you have shared with your dad.  You are a true Daddy's girl!   Your dad was a very fortunate man to have a family who loved him so much.  
 
Most of all, I just want to wish you the best luck on this grand event.  Let's the party begin! (That's how your dad would want to have it done.)   I cannot wait to hear the comments next week.
 
Best wishes,
 
S.

2008/06/27

 

 



Dear S,

 
妳說的沒錯,我一直是爸爸的寶貝女兒。 就如同每週為我整脊的邱醫師說,過去我是個總活在爸爸保護下的小女孩,僅管已年過五十。 爸爸離開,頓失依靠,我必須勇敢的走出來,我必須獨立的走下去!

音樂會上,當洪嘉霙老師唱出『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時,媽媽看著我翻譯的中文歌詞淚流滿面。 我越過李遠哲院長的座位,與芳怡蹲跪在媽媽面前,嘗試安慰她:「媽,沒關係的,我們都會好好的…」。

當修德老師們合唱『友情』時,我看著李金老師手拿著幾張與爸爸旅遊時拍的照片,像以前北一女排字時,一張接著一張的翻轉,好似爸爸也跟著他們站在一起合唱,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隨後再唱到『感恩的心』時,我更是無法克制,淚如雨下。 我走到台上,與修德老師們合唱。 「爸,感謝有你,伴我一生」。

隨後代表家屬致謝,雖已事先準備好講稿,但我卻是完完全全的脫序演出。 說到「我無法向上蒼奢求這一天永遠不到來,而我愛爸爸的心只能默默的祈禱這一天來得越遲越好」時,潰堤的淚水已幾乎讓我看不清眼前的講稿。 芳怡好心的跑上來,準備幫我接手。 但我卻很任性、很霸道、很不體恤的哭著對她吼:「不要,我要唸完!」。 在大家以為音樂會已經結束之際時,我又衝口而出,大喊說:「我還有話要說。」 臉上的眼淚與鼻水錯綜交雜,我終於說出:「爸,我愛您! 爸,對不起,您要的是一個愉快而不悲傷的音樂會,但我卻讓它走調了。 爸,請原諒我,我實在忍不住…」。

音樂會後當晚所有的工作人員在爸爸最喜愛的天廚菜館聚餐,林大姑有幸與一整桌的男人同桌,也包括修德陳勇達主任在內。 陳主任說當我說出:「爸,我愛您」時,頓時天空下起了當天最大的一陣雨。 爸爸在時,我從沒開口對他說出這句話。 當時說了雖然有點兒晚,但我相信爸爸是以那陣大雨來回應我,他聽到了,他也感受到了!

祝好!

芳斐

2008/07/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