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與牡羊座林校長的緣___文/孫佈雲


孫佈雲

原頂埔國小與光榮國小教師,現已退休

前言

        星 座是西方的算命術,和中國傳統的生辰八字算命或面相、摸骨等,都是屬於運用統計學和歸納法演繹出來的算命術,這些方法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準確度,但是無論 古今中外都有很多人相信;而且人在無助的時候,經常都會求助於玄學的東西。不全然相信者也或多或少的拿來當參考,或是拿來當茶餘飯後笑談的資料。十二星座 學在西方文化強勢推銷下,台灣在近年來也流行起來,我們這些中年以上的人雖然不會去追逐流行,但是偶爾免不了也會拿來當笑談。

        自從師專畢業後認識林校長已經三十五年,但是從來不知道校長是什麼星座的。前年(2006)在林校長組團的邀約下,參加了東歐旅行團,67在捷克布拉格參觀最有名的聖維塔教堂時,導遊告訴我們在小教堂的鐵柵門上有十二星座的鐵製塑像,大家可以找自己的星座塑像拍照留念,據說觸摸可以獲得好運氣,不少團員就先後過去拍照。林校長說:「我是牡羊座。」我說:「真巧,我也是牡羊座的。」於是我先幫校長拍照後,再請同伴幫我和校長一起用手觸摸著牡羊塑像拍照,到此時才知道校長是牡羊座的。

        依據星座學的資料所描述,牡羊座的人格特質綜合而言大約有以下的特質:大膽、衝動、智慧、善良、活力充沛、樂觀自信、和藹可親、熱情爽朗、率直任性、有擔當、講義氣、明快果斷-----等等。 

   

        我在民國六十一年師專畢業後分發至土城市頂埔國小,當時的校長就是林校長。還未報到任職前,向一些前輩學長探詢頂埔國小的概況,所得到的訊息是當地社區很亂、民風強悍;校內教師有派系糾紛,甚至有肢體衝突,聽得我膽顫心驚。結果報到任職後,發現所得到的訊息是真的,但是那是「過去式」的訊息,在林校長上任後,無論是校內的紛擾,或校外社區家長負面的態度,幾乎都消弭於無形。雖然頂埔國小是屬於中小型規模的學校,林校長還是把它經營得有聲有色,例如它引進一位黃姓代課教師(編按:黃其琛老師)指導幼童軍團和鼓隊,練出的成果是可以到縣運動會繞場表演。另外也成立排球隊,曾獲得海山西區第二名。我服完兩年兵役後,民國六十三年復職,擔任音樂科任,校長指示帶合唱團,在區賽時竟意外獲得第五名。第一次參賽能有如此的成績,給我很大的鼓勵和信心,這也是校長提供我成長的機會。

        由於林校長辦學績效獲得賞識,民國六十四年派任創辦三重市光榮國小,在創校期間校長仍然關心我們幾位老同事,並希望我們到光榮國小服務。基於對林校長領導風格的認同,因此民國六十六年我申請調動至光榮國小服務。我同樣擔任音樂科任兼課務組長(現在的教學組長),並且也擔任合唱團指揮,先後和潘美香老師以及郭進明老師合作,不久即獲得三重區賽第一名,並於民國六十九年獲得台北縣賽第二名,次年參加台灣區賽獲得甲等。合唱團之所以在短時間內有如此的成績表現,除了師生的努力練習,最重要的幕後推手就是林校長。校長看我們很認真的練習,但是畢竟經驗和歷練不足,有些瓶頸無法突破,因此校長運用個人的人際關係,邀請多位前輩高手蒞校指導我們,先後有陳瑞清老師、陳恬老師、蕭美惠老師等傾囊相授的指導,使我們獲益良多。經過高人點化之後,我們合唱團的程度便突然提昇,才能夠獲得如此不可思議的成績,連帶的也讓我們帶團的指導能力獲得提昇。林校長關心的不只音樂方面,只要是肯做事不斤斤計較,在任何領域願意發揮的人,校長都盡其心力提供最大的支援。例如對網球運動的提倡,讓光榮國小選手一度成為網球國手的搖籃。對陶藝的提倡發展,讓指導老師吳進風主任多年後成為鶯歌陶瓷博物館的創辦人及首任館長。

        另外,林校長對部屬的關心非常親切真誠。校長到光榮國小服務後以及之後的幾任他校任期間,都是以校為家長住校長宿舍,幾乎全年無休,因此和老師們接觸的機會非常多。他常常在下班後和仍留在學校的老師閒話家常,也會談到家庭情況,並且會記住老師子女或父母個別的狀況,下一次聊天時也會適時的關心。因此林校長和教職員工之間,不只是職務上長官部屬的關係而已,在校長的領導風格下,彼此間產生了近似家人的情感。校長對主要幹部尤其重視,每年除夕夜時,都會邀請主任、組長和團隊的指導老師到校長宿舍共享年夜飯,由校長夫人主廚。雖然是家常菜,但是經過校長夫人用心調理後,有許多佳餚都不是一般餐廳可以吃到的,由此可見校長和夫人對待幹部的用心。

        在提攜部屬方面,校長經常鼓勵幹部向上一層的企圖心,鼓勵組長考主任,鼓勵主任考校長,並給予爭取累計積分參加應試的機會。在林校長主持的任內,光榮國小培養出許多位的校長和主任,因此林校長也是培養學校行政幹部的推手。考上的人參加職前儲訓時,校長會帶領校內主任、組長去儲訓班慰問受訓者;結訓後要分發到他校服務時,校長還會協助尋找就任新職的機會;就任時送幹部到新校上任。即使彼此已經離開光榮國小多年,校長仍不時的關心我們這些失聯的羔羊,校長就當我們是走失的小羊,他就是盡職的牧羊人,時時關心離群的小羊是否安好。每次校長來電到辦公室關心時,當我拿起電話聽到他低沉渾厚的聲音「喂!」時,我立即反應說:「校長好!」,他都會很訝異我怎麼能在他還沒說其他的話時,就肯定的猜中是他?我說:我是合唱指揮,聽力當然要很利,而且校長的聲音很有特色,一聽就聽出來了。校長這樣的關心,肯定不會只對我一個人,而是許許多多他周遭的人,而且這樣的關心聯繫,一生中一直都不曾中斷,因此才會有「光榮之友」的成立。

        林校長在退休之後,還經常登高一呼,召集各路人馬組團到世界各地旅遊增長見聞。在「光榮之友」的聚會上,我因而有機會在校長的號召下,參加退休後第一次的出國旅遊,才有機會和熱情的大牡羊合照,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也很遺憾是最後一次與林校長較長時間的相處。

        校長就像一顆恆星,在他無形的引力下,四周圍繞著無數的行星,我從來不知道校長有多少的人脈關係,只知道有很多各行各業傑出的人士都是他的的朋友。他也像一張蜘蛛網,網住許多閃亮的水珠,我們就像一顆顆的水珠,在林校長充滿磁力的蛛網下,大家有機會聚在一起;在互相交談中,每一個人都有一段和林校長不尋常的奇遇和動聽的故事。如今這顆恆星已離我們而去,在這次的追思會之後,從此沒有人能替代他,將周圍的行星重新聚攏起來。雖然有形的恆星和蜘蛛網已消逝,但是那無形的恆星和蜘蛛網會永遠存在你我的心中不會消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