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校長
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539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您走了,台北也空了___文/陳財發

 
陳財發

原修德國小主任,現已退休

   

 

    那晴天霹靂的一刻,我們噙著淚水趕到長庚看您,您安詳地躺著,仍還是麼帥,那麼瀟灑。

    您走了,太陽一樣亮著,月亮一樣夜著,一切似乎沒有改變,但我們的眉頭卻深鎖,我們快樂不起來,我們的心情也變了,變得好沉重好沉重。

    我們都哭了。

    您及您在世的種種,好幾個晚上,您那燦爛的笑容在我面前縈迴,您慇切關懷的叮嚀,一句句在我耳邊盤繞。

    認識您很早很早,從您光榮國小創校,設教材園,要我幫忙寫的那塊「碑」開始,和您的互動一直都很好。

    您辦學的理念新,有智慧,有擔當,當別個學校都還沒有教材園,光榮國小已然走在前端,學校入門設有小山,小橋流水,也種了好多的植物花草。

    您喜歡我的書法,那是在民國六十七年底,三重區校長會議,我觀摩教學,弄了一間教室展覽師生書法,校長們都來看,唯您,卻問了很多,問得很仔細,有關我的學書歷程等等,然後就交待我幫忙寫了那塊「碑」。

    和您,真是有緣。

    七十五年我調到厚德當總務,和校長夫人黃老師同處室,您們夫婦倆指導幫忙更多了。就是那時開始迷上網球,一大群人每星期二、四晚上必到光榮國小,接受您們夫婦的調教,那段時間,球技進步了,做人處事方法要領也精進不少。

    七十七年和您一同到修德,和您修德共事八年,受到您的照顧很多很多。由於您的睿智領導,老師們都能同心協力,手攜手,心連心,那八年真是修德國小最為輝煌璀燦的歲月。

    「這兒會是一塊美好的園地,且讓我們手攜手,心連心,小心的播種,努力的耕耘,使修德邁入新紀元。」當時我寫的這些話,您很激賞,也因為這樣,後來我就成了您的文膽,幫您寫了溫飛卿的「一日何妨有萬機」和胡適之的「不做無益事,一日當三日,人活五十年,我活百五十」,您都很喜歡,並置放校長室。於是,也幫忙出點子,學校很多行政事務,幾乎都落到我頭上,文的也是我,武的也是我:運動體育是我曾經擅長,我來;校刊,我來;兒童劇展,我來……每天早上八點多到九點多,您要我到校長室,每天一個多小時,我們談學校大小事,談學校的經營,談學校的活動,談學校的人事,談學校的憧憬,談學校的未來……每天這一個多小時的腦力激盪時間,我們一起喝鮮奶、抽煙、喝茶、談事情,學校每件重要的事情,都在這一個多小時的對談中決定了。

    您一直把我當是您的家人看,所以那一段日子,常常出入校長宿舍,連您們年底的家庭聚餐,我也參加了。您說過,要不是我僅差您十四歲,您說您生我不過,但在我心底裡,您一直如父兄般待我。

    還記得您從光榮國小宿舍搬來修德,我們去幫忙,好多酒,您說這些酒要等到我考上校長的時候才開,只是您後來又改口說:在書法方面有成就是千世萬世的事,不是人人有的,要我好好加油,我可真的很聽話,可一直很想拼出一點成績給您看。

   
有些事,現在想來也蠻有趣。記得有次,您戒煙,耳朶針灸戒煙,因此,我和黃兄(您的乾兒子)想要抽煙就避開您,就離開校長室,就不敢待太久,我們是想幫您,免得在您面前抽煙影響您。誰知,您戒了二、三個月的煙,您又開戒了,您跟黃老師說:您一戒煙,我們都不找您了。

    您我都喜歡開快車,您常提到去到那兒,您只花了多短的時間,重點是您沒接過罰單,而我不同,我開快車,我常接罰單,車上裝了反測速器,罰單照接,所以車子越開越怕,每次南部一趟回來,心裡頭總忐忑不安。您七十歲那年,家人送您一部賓士五百,那時,我們一群人去您家陽光山林,第二天一大早,您把車子開出來,偕我從楊梅飆到新竹,一百七八十,您說「油門輕輕一踩,就一百七八十」,好神!回來換我開,我是膽小,您直催,我還是怕,只開一百五六十,平平穩穩,像開八九十一般。開賓士五百,過癮!

    您在修德八年,硬體建設讓師生受惠,而您辦的許多活動,一直到現在,還讓家長們津津樂道。夏令營、城鄉交流、兒童劇展、小市長選舉、路跑……,每項活動難度都很高,每次都要動員很多老師來幫忙。尤其是夏令營,一辦就是兩個梯次,連續五天到七天,連續四年,老師們的另一半想要看他老公老婆,都要攜家帶眷買東西來面會探親。而每梯次最後一晚,營火會,您一定到,一定和大夥師生狂歡,給老師們打氣。

    往事歷歷在目,要說的要寫的,好多好多,可心底裏好亂好亂。

    當知道您過世的消息,蘇老師也哭了,好幾天,她說您是她的貴人,您是她的救命恩人,沒有您幫忙找那麼好的醫師,她就沒有今天,連續三年,乳癌、中風、拿掉卵巢、子宮的大手術,都是您,是您幫了她,是您救了她;還有每次黃老師都去幫忙照顧好幾天,更是讓她銘記在心,感激涕零。

    五月四日,我們從南部上來,車子快到楊梅,蘇老師說:我們送幾個鳳梨去給校長。我卻說:太晚了,下個禮拜,我們找幾個人一起來,我們也好久沒有去陽光山林了。

    沒想到,第二天您就走了。

    我們好傷心!

    我們好痛。

    余光中寫席德進:你走了,台北也空了。

    此刻,我們的心情,正是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