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4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長者風範 ___文/蘇震泰

         

蘇震泰

原修德國小教師,現任職台北市桃源國小

 

      記得吳家添老師曾經說過:「林校長真是一位不可思議的人,他就像一塊磁鐵會吸引周遭人的目光,並願意追隨他。」而三重高中校長王仁宏的夫人吳素美主任也曾告訴我說:「我先生真奇怪,只要是林校長一句話他就去做,真不知道他(林校長)有什麼魅力?」還有黃承寶老師在一次聚餐時說:「林校長,最令我佩服的是,所有反對他的人,最後都會喜歡他。」……諸如此類的話語不勝枚舉。

      真的!林校長就一位如此「謎」樣的人,連他離開我們都如此傳奇、如此瀟灑。回想接到他仙逝耗音的當天,我終日鬱鬱寡歡。內人發現異樣問明原委後,便疑惑地問我說:「林校長為何令你如此『敬重』?他是不是很會幫助別人?」我想了一下回答說:「林校長是幫助過許多人,但那麼多人敬愛他,應該不是僅僅『幫助』二字所能涵蓋才對。」是啊!,一定還有其他許多因素,蘊育出今日大家對校長的崇敬與愛載。是人格感召?是的!當然是人格感召!不過如此歸因也太籠統了。我反覆思索,腦海中立即浮現出過往與校長相處的點點滴滴,這些小事蹟或許能捕捉出校長之所以受人景仰的緣故。

      話說二十年前我到光榮國小研習,中午在一間會議室用餐休息。忽然間有位身著短褲,手拿網球拍、全身布滿汗滴的人走進來和我們寒喧一下,便逕行走到投影機前,按一下遙控器,螢幕即出現大黃河。這個舉動著實讓我嚇一跳,因為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這可是「為匪宣傳」。我好奇地問旁人說:「他是誰啊?」旁人告知:「他是校長」這令我更為訝異。因為在我的印象中,修德的曾校長總是西裝畢挺地站立著,令人有種「仰之彌堅、望之彌高」的感覺。因此,對而這位校長如此裝扮,實在有點不能適應。這就是我和林校長「第一次接觸」,不過事後更驗證了他「親切、自然、實在」的為人處世風格。

      過了一陣子,修德曾校長榮調,聽說林校長要來接任。於是我問前輩同事說:「林校長為人如何?」他說:「很厲害!」。很厲害?什麼意思?他沒再說下去,我也沒再深究,就這樣對林校長「很厲害!」的印象深植我心。暑假校長交接我沒去、開學過後總抱持著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盡量閃躲他。因此我自認為校長,一定不知道我這個小人物是何許人也。有一天無意間行經校長室,突然從後方傳來一聲「蘇震泰」。我駐足回頭一看,是校長親切的招呼,並邀我進去坐一坐。閑聊之中校長將我的「背景」巨細靡遺地一一道來,讓我首次見識到他的「真厲害!」,心裏想被注意到了,以後行事可得要小心。

      過了一陣子,大家越來越熟識。有一天,我向校長半開玩笑似地說:「校長!辦一個信用貸款吧!」他回答說:「你缺錢?」我說:「是啊!我想買部車子。」他停頓了一下,我知道碰釘子了,於是見風轉舵換個話題繼續聊下去。隔天再度碰面,他向我說:「待會到我辦公室來」,我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什麼事?不過校長之命難違,還是硬著頭皮走進校長室。沒有想到他竟然開口問說:「你需要多少錢?我借你」我愣了一下!因為對我而言「貸款」之事早已拋諸九霄雲外,於是連忙說:「不用!不用!謝謝校長!」就如此倉卒地離開校長室,等我定神之後才慢慢地感受到那一股莫名的關懷,這也是我敬重校長的緣起。

      有一天校長在朝會上宣佈:「會後幾位主任和蘇震泰老師到校長室來,我們一起商討有關新大樓興建事宜。」聽到我的名字竟然在受邀名單之列既興奮又惶恐。受寵若驚之餘絞盡腦汁,在會中勉強提出兩項建言。沒想到校長豎起大拇指說:「有見識!好!就這麼做。」這是我首次感受到校長知遇之恩。爾後,陳財發主任告訴我說:「校長很賞識你,並說要闢一條路讓你走。」果然沒多久校長即召見我說:「學校一直發展體育,在學藝方面有所欠缺,希望你想個辦法幫個忙,把修德的學藝素養提升。」受命之後又誠惶誠恐地日思夜想,終於在三天之後向校長提出所擬定的「振興修德學藝計畫」。他聽了非常高興對我說:「你真是個有智慧的人,至於經費方面你不用煩惱,盡力去辦即可。」就這麼一句「你是有智慧的人」,而奠定了我往後人生旅途的信心。因此,每當我面對挫折時,我總以「林東瀛說我有智慧,我就不笨」來自我增強和悌勵。也從辦理學藝活動中,獲得許多寶貴的經驗,進而成為自己辦學的特色。

      日子一天天地過,學活動業務蒸蒸日善。有一回他向我說:「蘇震泰!你去考主任!以你的能力絕對沒問題。」當時我實在沒有信心而回絕。如此接二連三,只要有主任甄試他就來找我,但我都一一回絕。事後回想起來,實在是辜負了他的美意。不過最後在一次,他以語重心曉以大義的長談下我動心了。不過我還是沒答應他,因為我不想在修德因沒考上而丟臉,於是到了學期末,我默默地填表準備調離修德。而他老人家也不知我內心的想法,就跑來跟我說:「我不會將優秀的人綁在身邊太久,但你既然不考主任,就再幫我兩年。好嗎?」校長是位難以讓人拒絕的人,我笑笑地說:「好!兩年。兩年過後,咱們就不再說什麼。」他微笑地點點頭。時間過得真快,兩年一溜煙地飛逝而過,我又提出調校。在一個學生朝會國旗冉冉上升時,從面傳來一句:「你真的要走!」我等國旗歌唱完禮畢後,回頭向校長說:「謝謝!」然後點頭致意,他也微笑地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不一會兒!他又說:「禮拜五晚上有空嗎?」我說:「什麼事?」他說:「沒事的話,我們在天廚見」我回答說:「一定到!」然後就離開了。調到台北後當我考上主任時,我立即回去學校向他稟報佳音。他又緊緊握著我的手說:「責任重大」四個字,我也時時以這四個字當作自我悌勵的座右銘。爾後,當我得知考上校長時,第一個告知的人就是林校長。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如今校長已無法參加我的就職典禮,我只能焚香冥告與分享。

      以上如果說是校長對部屬的關懷,接下來就談談他處世的風格。我覺得他最為人所讚嘆的是「擔當」,「忠於自己、做自己,不畏強權、不為利誘。」是他頂天立地最好的寫照。記得有次我因故在校長室,聽到他和一位督學在電話裏對話。大意是:對方要推銷麵包和抹布,校長不答應。他威脅要到學校走走,校長仍不為所動。事後我問校長說:「你拒絕他,你不怕後果?」他說:「行得正做得直,怕什麼?」真令人激賞的「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真君子啊。還有無論是立法委員或縣議員造訪學校或參加筵席時,他都送至校長室門口或會場而已。甚至有位教育局長到校訪談,結束後還親自走出校門。不過當我們去麗園國小拜訪他時,他卻親切地走出來迎接我們。這就是他不會攀權付貴的表現。還有在尤清競選縣長時,要借場地舉辦政見發表會。然而當時尚在戒嚴時期,很多學校為不想添麻煩而拒絕他,而林校長卻答應他的要求。當然我不知道事後,校長是否遇到「壓力」或「麻煩」?不過看他倒是一帆風順過得好好的。於是我向校長說:「您讓我最佩服的是『您能中流砥柱,卻不為波浪所吞沒。』」

      而「自制、用心、奉獻」更是校長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修為。他有一項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敬酒不過三杯、筵席不超過八點」。有一回我們到高雄自強活動,大夥吃完晚餐後。逛街的逛街、唱歌的唱歌……大家極盡歡樂之能事。我因故回旅館,只見他一人獨坐在房間看電視。當時我問校長說:「您怎麼不出去走走?」他笑著回答說:「你們去就好!我顧家。」在學校興建行政大樓時,經常看他拿著望遠鏡監控工程進展,或親自頂著大太陽爬上鷹架督導施工品質。尤其是興建體育館,更是讓他心力交瘁最嚴重的時刻。我們都看到他頭髮一撮撮地掉,同仁甚至規勸他以身體為重,他卻不為所動,反而戴頂西部牛仔帽,繼續穿梭在工地裏。

      喔!對了!有一件事讓我非常感佩,那就是在他不知過幾歲生日時,有一位家長會長因感念他為校辛勞,送一隻手錶給他。他說:「您的誠意我收下,但日後我不一定有能力還您這個情。」所以,他以這隻錶的價值,再添一些錢買了個大的掛鐘,就懸掛在學校的龍鳳樓上供全體師生觀看,並附上會長的名字。如此圓滿的結果除了智慧之外,還必須有那份「捨得」的胸懷。

      校長的感人事蹟俯拾皆是,限於篇幅無法盡述。人如其名,他的一生猶如東瀛之花,在最燦爛的時刻瞬間殞落,留給世人最美好的記憶。他是那麼灑脫的離開,也符合他「不增添他人麻煩」的本性。這是上蒼對其一生積德建業的福報,我們雖有千千萬萬的不捨與遺憾,但是卻為他感到欣慰與驕傲。能夠認識校長是我們的福氣,他讓我們知道偉人的高度與氣度,以及生命的意義與人生的方向。他的長者風範將永遠存在我們心中,也作為我們日後為人處世的標竿準繩。並將其德澤廣被開來,讓林東瀛的精神永垂不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