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想繼續「留校查看」 ___文/林芳怡


林芳怡

校長小女兒,現任職於禾怡國際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小時候,爸爸像座山、像棵大樹,或許少了些親切,但是絕對充滿安全感。

當我還是四歲的小娃兒時,爸爸已經開始他的「校長生涯」,所以對我來說,爸爸一直都是、一輩子都是「林校長」。當他到光榮國小擔任創校校長時,學校開始只有一至四年級,而我卻因為已經升上五年級這樣的一年差距,始終不曾在他任職的學校就讀過。印象中,爸爸非常投入校務工作,往往回到家中,還是「校長」的樣子,讓我總是敬畏的時候多些。

長大了些,回想小時候,也聽媽媽說起一些往事,據說,當年隔了六年才生下老三的我,胖娃娃很討喜,位於新莊新海橋頭林診所的醫師因為沒有女兒,一直很想把我領了過去,只是爸媽當然捨不得。每次媽媽說起差點把我送給醫師家當小孩的陳年舊事,就覺得好慶幸它未曾成真。唸小學之前,爸媽除了白天工作,晚上也兼差做生意,希望改善家庭經濟,所以有段時間,把我託給江翠的外婆帶;每到週末,爸爸就會騎著摩托車到外婆家接我,途經新莊中正路看到田邊製藥的廣告招牌,爸爸就會逗著我高聲喊出「田邊俱樂部」,因為那時最紅的電視節目「五燈獎」就是田邊製藥贊助製作的。那段每週接送的日子,是我與爸爸最為親近、懂得向他撒嬌的一段時光。

根據爸媽告訴我,自我出生之後,家中的經濟狀況漸趨穩定,因此從小我就覺得自己出生在一個衣食無虞、愛無匱乏的家中。早年的我,把這些視為理所當然,也養成了老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任性性格。記得民國60年左右,彩色電視機還是家戶的奢侈品時,我因為跟著哥哥姐姐奔跑到有彩色電視機的鄰居家看迪士尼「彩色世界」節目的五彩炫麗片頭,因而跌破了膝蓋,號淘大哭,之後沒多久,爸爸就買了家中第一台彩色電視機。那個年紀,唯一懂的「孝道」,就是幫爸爸按摩;但因年紀小力道不足,每次爸爸都嫌不夠勁兒,會乾脆叫我直接站到他的背上來回踩踏(我也曾經苗條過),到現在都還清晰記得當時的情境,爸爸的背厚厚暖暖的,踩起來會滑,很不容易踩穩的。

國中的青澀階段,只想避著爸爸的管教,悶著頭應付學校的功課。到了高中,忙著當小綠綠,天天想著小周末與西門町的電影。接下來最記得關於爸爸與我的畫面,便是大學放榜時了。記得放榜當天,爸爸陪著我去看榜單,我如願地考上第一志願成大建築系,他一得知,笑咧開嘴,彷彿覺得家中已經出一個建築師了!恨不得敲鑼打鼓向世人宣告、放鞭炮辦桌請客熱鬧一番!一直到最近,我才從媽媽那邊得知,爸爸對建築營造的興趣,早在他當年任教於江翠國小的年輕時代。才20出頭歲的他,因為江翠國小興建禮堂,有機會跟著一位資深的工程師葉琛學習閱讀施工圖面與工地現場的監工事宜,就開始對建築營建產生濃厚的興趣,怪不得他會這麼興奮於小女兒考上建築系一事。而原來我對建築的熱愛,不是憑空飛來,而是遺傳自我的天才老爸!

未料這個女兒,平安念完四年建築系,畢了業卻開始當建築圈的逃兵,不但拒絕參與建築師考試,連建築師事務所或建設公司都不想進,反倒進了一個名為《雅砌》的雜誌社,開始幹起辛苦伏案的編輯工作。二年過了,離開這個雜誌社之後,卻得了新聞局金鼎獎的肯定,當時,這個獎對我雖是鼓勵,但更重要的是,它替我向父親證明,不管做什麼事,我都會認真地去「玩出明堂」。那個獎座一直在客廳,三不五時成為父親向友人誇耀的事物。

之後,爸爸不再問我是否要去考建築師,而每次到國外旅行,總會幫我帶些外國城市地圖或介紹建築的書籍。我覺得在他面前,我好像一個被「留校查看」的學生,而他,很寬容、很有耐性地,持續觀察著我,不僅沒有放棄或阻止我前進的方向,甚而暗示或鼓勵我繼續探索………

爸爸一向熱愛旅行,很早就開始到國外四處遊歷。不過我們唯一一次共同到歐洲的旅行,是參加築生講堂舉辦的西班牙建築之旅,我們去了瓦倫西亞看結構天才建築師卡拉特拉瓦(Calatrava)的科學城;到巴塞隆納看天才高第(Gaudi)鬼斧神工的建築,還有極簡大師密斯(Mies)的德國館;當然也沒放過當時紅極一時的蓋瑞(Gehry)設計的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爸爸就這麼

一次,跟著我到歐洲「追房子」,在好多建築大師的作品前留下他的足跡。


想想,爸爸比我更像一位建築師。開創性格的他,每次奉調到一所新學校,就積極建設校園,修教室、蓋體育館、興建高標準的視聽室或圖書館,通通不脫建築工程與營造。或許因為如此,他願意讓我一直處於「留校查看」的狀態,放任我繼續在建築文化的天地自在悠游。

生在這樣一個愛無匱乏、充份受權、鼓勵發展、給予支持的環境中,爸爸永遠表現出好像「沒有什麼事可以嚇到他」的模樣。相對地,他教導我們一種自我負責的絕對態度,自己的事,沒有別人可以取代,也別想逃避。哥哥就曾跟我說:「林家的小孩不做後悔的事」,這倒不是因為我們的能力強,永遠不會做錯事,而是凡事都必需要深思熟慮之後再謹慎行事;而一旦做了決定,就要對於事情的後果勇於承擔與面對,「既然做了就不要後悔」。因此,我們家兄妹總給人一種穩定、踏實、認真、負責的形象,都緣於爸爸的身教啟示。

對外,老爸都稱呼我是「我們家那個瘋瘋顛顛的老三」,大學畢業之後,我任性地沒有進建築師事務所、不參加建築師考試;跑去搞媒體,最後自己當小老板開公司。爸爸是我的小公司的股東,每到年初、年終,他都要問問「今年業績怎樣啊?」,我知道他不是以股東的身份來詢問公司的經營狀況,而是爸爸的身份來擔憂我的生存。

我想,他雖一路替我擔心,卻也全心支持、絕對尊重。40多歲才去唸碩士,同時又愛玩地拍起建築的電視節目。爸,我知道你看在眼裏,心中想著的應該是:「讓她繼續瘋顛吧!」

你走了,我還可以繼續「留校查看」嗎?

爸,希望你在天上繼續看護我。

還有,我會努力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