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4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句來不及說的話 ___文/林秉恆

 

林秉恆

校長長子,現任職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業務處

父親十三歲離家,負笈新莊就讀初中。之後北師畢業進入台北縣教育界服務,前後共46年退休。對於學生教育, 尤其注重人格培養與體魄發展。說過:「小學不是做學問的階段」,由於勇於任事,態度認真,早年神情嚴肅,不怒自威的形象,常植人心。 家族晚輩,堂兄弟姊妹二十餘人,經常不敢親近。即便我已由交大畢業,進入電子業界,這一情況並未改變多少。爾後在母親的努力,刻意搭起溝通橋樑,情況逐漸改變。

父親曾經說
過:「女兒是生來疼的,兒子是生來教的(這是哪門子重女輕男的理論!) 記憶中深刻的件事還真不少:

民國六十四年,私中格致畢業,高中聯考放榜、錄取建國中學後,因為是家族中第一位考上建中,家人都非常高興,父親當然更為得意。但看我終日無所是事,混吃混睡。
便要求我到當時他擔任校長的光榮國小、新建校舍建築工地,去當油漆小弟。隨著油漆師傅,左手提著油漆桶、右手持著油漆刷、站在馬椅 (木製工作梯)上, 粉刷教室天花板、牆壁以及木製窗框。當時不知這是計,還以為有趣好玩。說不定可以將湯姆歷險記的故事情節,如法炮製一番。第一天下工回到家中,吃晚飯時碗 筷幾乎端不起來,累到想直接躺到床上去,連澡都來不及洗。對從來沒有做過粗重工作的我,真的是度日如年。如此撐了五天,我向父親提出不想再去上工的要求, 因為真的吃不消。本以為父親應該會震怒的!沒想到他只是淡淡的,不在乎地說:「喔!做不下去就算了!」臉上略顯輕視的表情就成了大專聯考後,我去餐廳當小 弟,端盤子打工的原動力!一個多月的打工日子,吃老闆與大廚師傅剩下的菜飯,住小餐廳的閣樓,每天工時超過十六小時(當時沒有勞基法,當然也不違法),就成了我個人生涯職場的第一個經驗。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彌足珍貴,一方面深刻了解賺錢的不容易,也體會到知識經濟的重要!爾後體會他當時苦心安排,已經是畢業數年後的事了。

大學剛畢業時,於光達電子公司擔任助理工程師一職。因是職場新鮮人,薪水不高,雖可接受,但當然無法盡如人意。次年中秋節因為剛調完薪水並且加發半個月獎 金,生平一次領得如此巨額薪金,當然滿心歡喜告知雙親。誰知道他依然淡淡的說:「如果每個月都領這樣,也就差不多了!」我的天啊!真是知子莫若父,熟讀三 國演義的父親居然對我使出遣將不如激將之計!這個方法對我還真是一輩子有效!


當然父親也有另外的一面。小學三年級時,有一次爸、媽與姊都去學校上班上學了,只有我一人在看家。與鄰居頑童數人在家中玩蠟燭,不慎將垃圾筒內廢紙燒著起 火。急忙拿瓢取水滅火,差點引發火災、燒毀房子。清理完畢,只見木製隔間牆、近地板處有一片寬約半尺、高一尺半焦黑痕跡,當然無法復原。本以為父親應不會 輕饒我,沒想到父親只將我關禁閉,關在衛浴廁所半天,反省思過,晚間吃飯時就放我出來了。大約也因為我冷靜處理,即時撲滅火勢,未釀成巨禍之故。當然這種 經驗是一輩子無法忘記的!父親從不動手打孩子,愛的身教方式。對我的期許果真與眾不同。

7411月祖父過世。告別式的清晨裏,我們由三重趕回林口嘉寶老家。下車時父親遞給我兩包Dunhill香煙,說:「今天會很忙,沒空照顧你!自己多留意!」我手中接過香煙,抬起頭,望著為籌辦祖父後事而忙碌奔走月餘,髭鬚未修,神情略顯疲憊的臉龐,我不禁轉過頭去,淚眼盈頓時間覺得與父親的距離拉近了許多。


75
12月,與秀英相識兩年半之後,決定步上禮堂。父親對於即將增加「公公」這個新頭銜顯得興奮不已。為著林家的第一個婚禮,從擇定黃道吉日吉時,到統計賓客人數,聯繫餐廳與菜單 (當然,選的是他的永遠最愛:台北天廚菜館),迎親的禮車隊(包括兩部賓士S500), 忙得個不亦樂乎!婚禮當天,喜宴上領著雙方親友與新人,桌桌敬酒,那股得意勁兒,彷彿自己才是新人!秀英到了林家著實受到全家的照顧。爸、媽、姊姊與妹 妹,每人都盡力讓秀英覺得是一家人。在這樣的氣氛下,她很快的便融入了這個家。住在修德的期間,有次帶著秀英與大、小寶受邀參加學校活動(大約是校慶運動會之類的)。 才踏進地下室聚餐會場,多位老師便一擁而上,來看大、小寶。口中不斷的誇獎秀英的賢慧能幹!又要上班、又要持家、更難能可貴的將兩個孩子教的這麼好,簡直 是現代職業婦女的典範!這會兒真讓秀英覺得不敢當,只好猛誇老公有眼光!但坦白說,當時我和秀英真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細問之下才得知,父親 在學校朝會中,對著學校百餘位老師、舉秀英為例,說明現代職業婦女的難為。而言下之意當然對這個媳婦讚賞有加。嗯,內舉()不避親,果真重女輕男!
 
77 5 20日 清晨,大寶勁帆出生。當時他也顧不得農權會在台北西站忠孝西路上,示威抗議,驅車直奔新竹看視秀英與大寶。至此我已經很認份知道我的地位在家中排名又往下 掉了一個順位。三天後由醫院回到楊梅家中。家中新成員的加入,首次升格為祖父的他,顧不得看每日必不能少的電視新聞,半個鐘頭內,離開沙發三次,走上樓梯 只為了看孫子是否驚醒了!(他覺得他似乎聽到大寶的哭聲?) 全部的人都在笑他:「當了爺爺就變神經質了他並不以為意,只是一直微笑 (傻笑) 。那個晚上,我看著熟睡在娃娃床上的大寶,我想起小時候罹患小兒麻痺,為了熱敷復健治療,爸媽輪流守候在我身邊數十晝夜,只為維持熱敷的功效;加上早產,體質差,容易感冒,每次感冒就扁桃腺發炎發燒, 真是折磨了父母親不知多少個清晨與夜晚。當然也沒忘記小學二年級,那次感冒拖了快兩、三個星期,剛由診所看診出來,爸看著路邊賣冰棒的,當場買了兩支,一人一支!並且補了一句:「回去別讓媽知道」 這個毛病迄今年近五十,每年仍要發作二、三次。當然喜歡冰棒與冰淇淋的毛病也跟到了今天。

就在父親突然離開的前兩個星期,小寶勁辰獲選代表新竹中學擔任新竹市「一日市長」與市長林政則本尊,一同跑()一天。了解一天當中,市長的業務職掌與市政建設的種種。隔天自由、聯合等報紙、Yahoo!奇摩、SINA!新浪等網路新聞都有記者的採訪報導。從來不用電腦的父親(他說他的視力要用來開車到八十歲)為了看小寶的網路消息與照片中的英姿,特別在奶奶的協助下(奶奶這下子可得意了!),整整在銀幕邊站了半個多鐘頭,才得意的笑著看電腦銀幕上寶貝孫子的照片。小寶周末回到楊梅家中,父親還故意用台語逗他,稱呼他:「市長伯!」。說真的,我從沒見過那麼得意且驕傲的神情。

自父親完成楊梅林宅自建案這個心願,退休前正式遷居到楊梅。我最高興就是週末時回到家中與他在小起居室泡茶、抽煙、聊天!每每看著NHK衛星節目,聽他翻譯解說日文內容。聽他與兩位寶貝孫子談笑風生,享受我兒時無法體會的天倫,自然萬分高興!父子間的情感,早就不是畢業時的景象了。當然也曾經向媽媽撒嬌式的開玩笑說:「我不要當他的兒子。我要當他的孫子!因為當他的孫子比較幸福!」


五月七日下午,我獨自一人由派出所領回陪伴父親最後一程的C230K 派出所的警員聽說我是來處理父親的車子,看著我說:「你就是買E500給他當生日禮物而且在新竹台積電任職處長的那個兒子嗎?他一直誇說他兒子多孝順、多有成就,…..」。我紅著眼眶,請教他為何知道那麼多?他說與父親僅有一面之緣。幾年前父親駕著車在林口街上與大卡車輕微擦撞就是他前往處理。由於車子少見且顯眼,更加上父親身分特殊(麗園國小校長退休),說話風趣、談吐不俗,令人印象深刻難忘!頓時之間我說不出話。心中想著:好個「天下無賊」的父親,當今這個社會心懷不軌的人可不在少數啊!邊開著車,邊輕喊著:「爸,我們回家!回到你一手規劃、監造,最喜歡的家!」C230K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著,我早已不及擦去淚水。我有一句話還來不及對你說:「爸!我不要當你的兒子!這句話只是逗你玩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