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紀錄林東瀛校長教育生涯四六年來的點點滴滴
  • 2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思念爸爸 ___文/林芳斐

林芳斐

校長大女兒,現任職漢鼎股份有限公司





見不著爸爸就睡不著覺的女兒


        前些天花蓮吳校長與吳媽媽帶著女兒瑤華姊到靈堂向爸爸致意。

        其間,吳校長還提起當年與您在板橋教師研習會當生活輔導員的一段往事。
當時吳校長與您同住一室,他曾以「同居人」的身份問您,為何您每晚熄燈後都要「落跑」,您說「女兒晚上看不到我,就無法入睡」。因此,您每晚偷跑回新莊的家看著我入睡,隨後天未亮又再匆匆的騎車趕回研習會報到。


爸,我從未開口大聲的對您說「我愛您」,現在說,是否太晚了?您還聽得見嗎?  


爸求您再握一次媽的手


        爸,您走後頭七那些天,媽曾告訴您說:「芳斐從小沒膽子,你不用回來看她,讓她受了驚嚇」。是的,爸,我承認自己膽小,始終對那不解的「另一世界」感到不安與恐懼。我甚至很不孝的在您靈前說,爸,您不用回來看我,我不會忘了您,我只在乎您在那兒是否過得好,是否開心。


        爸,媽說您以前晚上睡覺時都要握著她的手睡。爸,我可不可以求您,求您在媽的夢中再握一次她的手,告訴您愛她,好讓她寬心,好讓她早點走出失去您的傷痛?爸,我想愛她的您,一定不希望媽為了您的離去繼續悲傷,您也一定希望她能健健康康堅強的活下去!


        爸,求您賜給我們勇氣,讓我們家人堅強面對您的離去。



酷愛正午的老爸


爸,許多打網球的老師或球員們都知道您以前最喜歡找人在中午大太陽底下挑戰打網球。您認為只有在日正當中,打得汗如雨下,那才叫做「爽」。 據說許多人都很怕您發出這種正午打球的邀約。


        爸,55您走的時候是午時。59當長庚醫院醫學研究中心的專車來接您大體時,我、秉恆、秀英與芳怡都是面帶著笑容向您跪別。感謝長庚醫院社扶中心小姐的貼心協助與醫師的周全安排,我們終於幫您達成您大體捐贈的心願。就如芳怡所說的,熱愛教育的您,您這次是起程前往長庚醫學中心當起「大體老師」。跪別起身後,我看了一下手錶,12:15,又是午時。


        王先生為您選定的家祭時間是520日的午時。


        這一連串的「午時」,是巧合?是您一貫的堅持?還是您真的是酷愛正午?



爸,我知道您現在過得很好


爸,您走時我們都不在您的身邊。但您也很貼心的以透過向友人託夢的方式,向我們傳達您的訊息或「指令」,讓我們寬心或「指揮」我們做事。


        首先您託夢給一向崇拜您的蘇震泰老師,他仍在繼續從事以您為研究主題的論文寫作。老師在夢到您的第二天,就前來靈堂,對媽說起前晚他看到您笑得很燦爛的在為他現在的同事主持婚禮,還說您頭上有一小撮白頭髮。沒錯,前一陣子您頭上有一個俗稱的「鬼剃頭」,新長出來的頭髮是白色的。老師這一番話,讓我們全家人頓時都稍安了心。


        隨後,是您一位綽號「長腳」的友人先生與他太太來到靈堂,提及當天清晨夢到您。您說:「長腳,我好久沒喝到你的好茶」,又說您想吃「蔥餅」。當時,我們很欣慰「長腳」夫婦告訴我們爸爸很開心,但不解的是,我們知道老爸喜歡喝茶,因此每天早上與中午都會給他奉茶,用的還是秉恆與秀英的特級茶葉。


        仔細想了又想,這下我們知道是泡錯了茶葉,因為這不是您平常習慣喝的茶葉。 當晚,媽媽立刻找出楊梅家中爸喜歡的包種茶葉,第二天帶到靈堂。同時,李金城老師也央請高春田老師特地去買爸平日喝慣了的杉林溪高山烏龍茶。至於蔥餅,當天下午02:00,賣蔥餅的小店一開門營業,李錦錫老師就前去買了一大袋剛出爐的蔥餅,再騎著摩托車飛奔送至靈堂供給爸食用。


        上午,芳怡的一位朋友說也「看」到了爸爸,說他一副輕鬆自在的神態。


        爸,只要您在那兒開心自在,我們就放心了。


        我想,您也許也回來看過我們,但這段時間,媽與我,甚至連芳怡晚上睡覺時,都是乾脆吞一顆安眠藥或鎮定劑,以備第二天有體力繼續工作。因此,在安眠藥或鎮定劑的藥效下,我們已全然被「Knocked Out」,未察覺您的出現。爸,對不起!

爸爸與女兒跌坐在田埂

        直到國小畢業前,我是個非常「搶手」的花童,前前後後當了30幾次的花童,舉凡嫁娶的習俗與禮儀,當時的我可能比新郎新娘當事人都還清楚。


        這些天有一幕在我腦海中一再的浮現----


        爸,您可記得有一次住在嘉寶的阿銀要結婚,當天您西裝筆挺的帶著我「下鄉出任務」。去程時您擔心我雪白的花童禮服沾上泥濘,因此將我架在您的肩膀上。沒想到,土溼地滑,走著走著,我們父女倆竟然一滑跨坐在田埂上。為此糗態,我們兩人當場大笑不止。好在,我的花童禮服沒弄髒,回程時,我與新娘阿銀一起坐上花轎到婆家。如今,回想起來,我早就坐過花轎,按古時候的說法,似乎也出嫁過,我好像也沒有結婚的必要,不是嗎?



未完成的諾言


        媽說當年要嫁給您時,外婆曾對您說
:「這孩子膽子小,您不要晚上把她一個人留在家。」媽又說,外婆臨終時,您曾握著她的手答應外婆要照顧媽一輩子。


        如今,您看似對外婆爽了約。但,爸,您之所以這麼放心的走了,是您認為我們幾個子女可以信賴,可以將媽託付給我們,讓我們繼續為您完成當年您在外婆病榻前所許下的諾言。



「父親是女兒前世的情人」


        媽曾說當我還在唸初高中時,有一天您參加了您初中同學嫁女兒的喜宴。回到家中,與媽說起「有一天我們的女兒也會出嫁」時,您的眼眶不禁泛紅。您曾說「女兒是生來疼的,兒子是生來教的」。早些年時,我也曾經幻想過自己若要出嫁,那一天我是無法化妝的。事實上,有時光想到要拜別父母的那一刻,就足以讓我淚水在眼中打轉。


        有人說我之所以嫁不出去,是因為我的「眼界」太高。但仔細想來,爸您可能也得為此負擔「部份的責任」。自我懂事以來,每次挑選男友,就會以爸作為標準,總認為「好男當如是」,要帥、要坦誠、要忠厚、要體貼、要顧家、要幽默、要洒脫、要聰明、要有擔當、… 還要像您有強壯與厚實的肩膀讓我們可以靠!天知道,要符合這些標準的男人是多難找啊!


        爸,從某方面來說,如今讓我稍感安慰的一點是,我沒讓您經歷女兒出嫁難分難捨的那一關,而我也陪了您走到底!


女兒心中一席永遠無法填補的空位

爸您走後那幾天,我曾經不斷的嘗試說服自己您走時沒有承受太多的痛苦。 5月5那一天,我只有左眼皮不自主的跳了幾下。同時,我也一再勉強自己接受別人的說法,說「您一生做好人,行好事,如此離開人世是一種福報」。在我疼愛您的心裡,我寧願相信您「墾荒」同學李堯醫師的說法,提及有些突發性的心肌梗塞或心臟痲痺在發作時甚至沒感覺到疼痛。

過去您所遭遇的幾次大事故,對我來言,不知是否是「父女連心」,每次我都覺得傷的是您,但痛的是我。就連您在中華開放醫院痔瘡開個小刀,我一進病房,見了您,都會大哭一場。更別說,我小學時您騎摩托車到頂埔國小上班時,途中發生車禍,左手被瓦斯桶壓傷,縫了四、五十針,左手小指最後一節也得截斷。在光榮國小時,您夜晚巡視蓋建中的校舍,昏暗中不慎被建築鋼筋刺傷大腿,鄰近大動脈,血流如注送急診。二年前您在楊梅院中的魚池溺水,獲救後,在長庚醫院我都得強忍著淚水,拿著沾滿碘酒的棉花棒小心的為您塗抹傷口,深怕擦痛了您,因為我總覺得那傷口已轉移到我身上… 不過,至少那時我們將您挽回,讓您更寶貴生命,更珍惜親情,老天爺也讓您健康的再與我們共渡近二年的時光。

但如今,您的離去在我心中留下了一席永遠無法填補的空位。

 
大女兒給爸爸的最後一次生日祝辭

或許還有許多人不曉得我是我們家「天字第一號」的「大電癡」。 早在老爸可以以簡訊號召大夥一起參加2004年的手牽手護台灣活動時,我們家「林大姑」還在用她那一隻使用了將近8年的手機,更別說發簡訊了。光叫急性子沒耐心的林大姑以按鍵敲出一句簡訊就足以讓她抓狂!

今年農曆年,林大姑經過8年的「審慎觀察比較與考慮」後,總算買了一支附有鍵盤銀幕,自認為符合她「美學」標準的新手機。學會發簡訊後,當晚興起分別發了簡訊給家人。老爸回訊「很好,妳總算開竅了!」。老弟秉恆很不給面子的回訊說「林大姑發簡訊,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321當天上午,林大姑很希望爸爸收到的第一封生日賀辭是來自大女兒的。可能平常疏於練習,竟然從早上05:30開始試傳,履傳履敗,又不知道如何將打好的賀辭先儲存,因此每次傳送失敗,每次得重新再打一次賀辭,林大姑都急壞了,惟恐別人的賀辭簡訊比她的先傳到爸爸的手機上,直至09:05左右傳訊成功,林大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昨晚曾拜託林小姑設法將林大姑手機中,03/21給爸爸生日賀辭的那一封簡訊找出來。小姑試尋半天,找不著,那簡訊應已是被林大姑笨手笨腳、不知所以的刪除了。小姑安慰大姑說:「不需逐字記錄,只要大意即可」。但大姑心中滿是懊惱與悵然,她如何知道那封簡訊有可能再用的一天?

以下是2008/03/21當天大女兒給爸爸75歲生日,是最後一次的生日賀辭 (大意),也是永遠的祝福。

「爸,不知從哪一年起我已不再送您生日禮物,但任何生日禮物都比不上祝您天天健康,時時快樂,年年平安,無憂無慮來得珍貴」

爸收到我的賀辭簡訊後,也立即回覆 (原文)

「來訊收悉: 如此祝福最貼切! 最窩心! 有妳萬事足矣…」

爸走後,我拼命求林小姑將爸的這段簡訊永遠保留在林大姑的手機中。


不服輸不服老的爸爸

爸,您可知道您那不服輸、不服老的個性與作風,我們雖引以為傲,但也是我們一家人常年的「隱憂」。

您那愛飆車的作風,在您每一次一開車出門時,我的心也開始焦慮,一直得等到您回家將車在車庫停好後,才安下心來。爸,現在我只能說過去我們對您無時無刻的擔憂已告一段落,而對您的思念卻是永無止境…

爸離開前的一陣子,才與媽說起他自認為自己最近五年老了許多。媽當時還勉勵他說:「哪有的事,你這二、三年還去了絲路、南北疆、東歐…」。

我想以爸那種不服老的個性,一旦當他說出這種自覺逐漸衰老的話,一定是很難受的,我甚至都替他覺得不忍。我總覺得當人對生命日漸失去熱情時,日子一定很難捱。爸過去常說,人活得久,要有尊嚴,才有意義。

之前我曾想過,爸媽倆人,若是爸後走,那他的晚年說不定會很孤獨,因為或許是他難以擺脫傳統父親角色的束縛,即使他與我們家人彼此是如此相愛對方,但我們子女似乎還未曾真正與他建立一個溝通的模式。

爸走後這段期間,我才發覺以前我們三名子女太疏於與爸做「交心式」的溝通,過去我們似乎只局限於「噓寒問暖」式的表相溝通,我們似乎只在乎他是否健康,是否平安,但似乎未曾真正瞭解他的內心深處。雖然,我極力尊重每個人心中的「秘密花園」,但我實在非常、非常慚愧自己對爸的心事所知不多。凡人必有心事,爸是凡人,他也必有他的心事。但以他體貼、洒脫的個性,他是「不願給孩子們添麻煩」的。反而是,幾位老同事們成了他訴說心事的對象。說真的,我們對於這幾位友人心存感恩,感謝他們聆聽爸的心聲,感謝他們替我們分擔我們做子女應盡的部份責任。


最聽大女兒話的爸爸

爸,在媽得裝心律調整器那一回,我才知道自己在您心中是個「意見最多」的女兒,聽到那當下,心裡有點兒火。但媽也老是跟朋友說,我們家「那老爸只有女兒敢說他」,而「他也最聽大女兒的話」,這麼一來我也「釋懷」了。

爸,我不怕媽與弟妹生氣或妒忌,我很欣慰您肯聽我的話。您走後那幾天,家人所經歷的幾件事,也讓我相信爸爸您還是繼續再聽大女兒的嘮叨。因此,我求您再聽我一次話:「爸,我要您在天國活得健康,過得快樂,無牽無掛,瀟洒自在」!畢竟您在去年底也植了牙,前陣子為了與媽搭乘地中海遊輪,擔心旅途中膝蓋痛,也去打了玻尿酸。因此,我相信您在那兒牙齒咬得動,您的膝蓋不會再疼痛,我想只要您少吃點甜食與紅燒豬腳,您也不會有胃痛的毛病,對吧!


爸的心同他的肚量一樣大

媽說我們家三個子女在成長過程時,都是她與爸疼愛的寶貝。

爸原來自一個有11個兄弟妹的大家族。我出生時,奶奶曾說媽把我「生錯」了,因為媽的其他妯娌頭一胎都生男的。也就因為如此,爸媽當時特別寶貝我。 這種舊時重男輕女的觀念,直到我考上北一女,奶奶才逐漸改觀。當時她還特地賞我一個二佰元的紅包,這在三十幾年前可說是個大數目。更不用說,後來我是家中第一個上台大的。

弟弟在晚我一年又一天後出生,當然奶奶這次鐵定沒話說,媽生「對」了嘛! 弟弟當然也是大家的寶貝,特別是在他二歲時染上了當時流行的小兒痲痺症之後。如今沒人看得出他曾得過小兒痲痺症,就可知當年爸媽倆人是耗費多少心力來照顧他。這也就是為何小妹芳怡與秉恆及我差距了67歲之多。隔了這麼多年家中再添一個小寶寶,一定也是爸媽及全家的大寶貝。

秀英是我們家的外來寶貝。爸媽常說,人家把一個女兒養了這麼大,嫁到咱們家來,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賺到一個好媳婦,那當然要更寶貝她,才不會愧對生她養她的父母。

等到大、小寶出生後,那他們更是爸媽的「超級大寶貝」,各位就等他們倆告訴大家他們是如何的受爺奶的寵愛吧!

以往在家時,有時我會為媽「打抱不平」。往往為爸好,她有時會嘮叨個十來分鐘,而爸卻只要回她一句話,就可以讓媽氣得衝回臥室生個半天的悶氣!這是爸霸道的一面。

但爸走後,我們從他老同事老朋友的口中,或文稿中,得知爸居然還有一層非常細膩體貼的一面,他這大男人將這一面留給了學校的老師與學生們。

除了我們家人外,還有許多老師、學生、朋友們都是他心中的寶貝,爸的心真得像他的肚量一樣大,才有辦法容納這麼多的寶貝們!至於他的肚量有多大,這應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須我在此多說吧!


爸不是完人

這段期間為了為爸編製專輯,我們收到來自各方的文稿,幾乎把爸描述成一個「完人」。但爸不是完人,他也同您我一樣是個普通人。爸有他的優點,爸也有他的缺點,或許在比較下,他的優點稍微多過他的缺點。爸最大的缺點,莫過於他的「愛飆車」。我想,光是他愛飆車的這個大缺點,就不夠資格被稱為「完人」。

這幾年媽身體狀況稍差,有時想想或許是給老爸「嚇」出來的!媽一上爸的車,就得右手抓緊車門頂上的扶桿,左手緊拉著安全帶,一顆心還像擊鼓似的撲通撲通的亂跳。

爸開車超差的「車品」,是少有人可以與他相比的。

爸一開車上高速公路,是無法容忍5公尺前有車擋在他前面,他得超車。他超車又喜歡在距離前車1~ 2公尺時,才「咻」的一下衝滑過去。有時,在他超車時,我在「束手無策」的狀況下,僅能緊閉雙眼。

剛換成Benz E500時,他說為了「試驗新車的性能」,他從高雄仁武上高速公路,開回楊梅家,只花了2個小時又20分鐘!然後,又到處跟人家說,他坐在家裡苦等了二個多月,卻始終等不到國道交通局的超速罰單!

我初中時,有一年大年初一,媽剛好當天學校值班,沒在車上。爸就載了我們三個小孩,計劃回嘉寶老家,沒老媽在車上坐鎮嘮叨,老爸當然不會放過飆車的機會。車開過泰山橫窠橋時,車速之快,對面車道一對騎著摩托車的男女,看到迎面而來的「飛車」,居然嚇壞,人車倒地。當時我們全車人笑翻了,如今回想起來,那時我們實在是太不道德了!

有一回,爸與媽開車上陽金公路,爸不改本性的一路超車,抵達馬槽時,一位不滿被超車的年輕駕駛,搖下車窗,丟了一句話給老爸--「年紀又不輕了,車還開那麼快」!爸也只能既尷尬又得意的回笑以對。

大寶小時有一次搭爺爺的車出門,回程時,他問他媽咪可不可以回程時不用再搭爺爺的車。去程時大寶已被爺爺的飛車技術嚇破膽了!


老爸與他的愛車們

自我有記憶以來,開始時,當我們還住在三重自強路時,我們家還沒經濟能力買轎車。那時候,爸擁有一部Honda50cc摩托車,逢年過節全家回嘉寶時,就只靠那台摩托車。全家五口一起坐上車,座位排列的次序依序是,秉恆坐在摩托車的油箱上,然後是握著車把手騎車的爸爸,芳怡夾坐在爸媽之間,我是殿後坐在摩托車窄小的行李架上。大家可以稍微想想看,當時的我每次搭著這部「全家福專車」時,都得緊抓著媽的腰身,深怕一路顛簸,我就這麼的給抖落在馬路上!

等到我們家經濟狀況稍有改善時,老爸就開始顯露出他愛換車的本性。每次老媽以加入「互助會」的方式,好不容易攢些錢時,就被老爸給「搶」去換車。 老媽學校的同事們,還曾開她玩笑說:「妳現在存了幾個輪胎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ox:爺爺的愛車編年史(林秉恆)

 

    據父親的得意門生,林佑澤回憶。與父親閒話家常之中,父親曾透露前前後後,大約一共擁有過16~17部車子。嚐試回憶整理後,目前僅能記得如下:

廠牌

型號

顏色

擁有年代

備註

Daihatsu

 

深綠

1970

 

Isuzu

 

 

 

Mitsubishi

Lancer

墨綠

 

 

FIAT

128

 

 

Honda

CIVIC 1.2

淺綠

 

 

Honda

CIVIC 1.4

深藍

1979 ~1983

 

Seat

RONDA

1983~1987/01

秉恆接手

Volvo

340

棗紅

1987/02~1990/02

 

Honda

Accord

1990/02~1993/03

秉恆接手

Mercedes-Benz

E280

珍珠黑

1993/03~2003/06

 

Mercedes-Benz

SLK

火紅

1999/02 ~ 2003/06

 

Mercedes-Benz

E500

2003/06/01~2005/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